征服突尼斯:哈布斯堡帝国的北非攻略大胜

征服突尼斯:哈布斯堡帝国的北非攻略大胜

公元16世纪,原本复杂纷乱的地中海世界,突然因两大帝国的并立而泾渭分明。来自亚洲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,依靠对君士坦丁、贝鲁特和亚历山大港的控制,化身整片海区的东部霸主。源自西方的西班牙-哈布斯堡帝国,则通过大量的联姻继承,晋级为加迪斯、巴塞罗那、西西里、那不勒斯和热那亚的保护人。加之天主教与的固有矛盾,开启了持续近百年的漫长战争。

由于谁都不能立刻消灭对手,两强便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第三方中间地带。传统海王者威尼斯与瓦鲁瓦王朝的法国,都成为外交团队的经常光顾对象。唯有相对偏远的北非一隅,还有相对较多的操作空间,进而引发了1535年的征服突尼斯战役。

其实早在14世纪,作为日后帝国海军班底的阿拉贡西班牙人,就有在阿尔及利亚沿海拥有小块商业殖民地。许多自加泰罗尼亚和加迪斯起航的船只,都会将北非当作一个通向东方的特殊口岸。但在奥斯曼势力不断扩张的16世纪,这个势单力薄的据点很快就被土耳其人彻底鲸吞。此后更是成为海盗的主要集散地,对基督徒控制下的马耳他、土伦、西西里岛和西班牙本土都构成巨大威胁。

不过,该阶段欧洲人在北非也并不是毫无建树。例如在直布罗陀海峡对岸的摩洛哥,就有休达和丹吉尔之类的葡属领地。位于阿尔及利亚东面的突尼斯,也因惧怕土耳其人控制而迅速倒向西班牙王室。但此举也很快惹来奥斯曼帝国打击,让原本的国王穆利-哈桑成为乡间流亡者。而被苏莱曼一世委以重任的大海盗巴巴罗萨,则顺利将首府突尼斯城改造为自己的前进基地。距离不远的马耳他和隔海遥望的西西里岛,就处于该据点的辐射范围之内。

鉴于南方局势的持续恶化,尚未从意大利战争脱身的哈布斯堡帝国,也不得不将用兵的重心暂时调整到海上。当时的皇帝查理五世,还同时兼任着西班牙国王,并享有众多美洲殖民地的财富归属权。因此能从大征服者皮萨罗手中,获得200万来自秘鲁印加帝国的金币,从而组建起阵容强大的远征部队。许多同样忌惮于奥斯曼西扩的欧洲势力,也在皇帝的邀请下加入联盟。哪怕已经和土耳其人进行秘密合作的法国,都保证不会在战争期间挑起新的军事冲突。

此外,突尼斯城直接源自古代的迦太基,所以对当时的欧洲也存在象征价值。在那个崇尚古典历史的文艺复兴年代,许多君主都渴望将自己的基业升格为新兴罗马。因此,处于异教徒控制下的北非之角,是可以被用来证明自身实力的最好载体。特别是顶着神圣罗马皇帝头衔的查理五世,比其他竞争者都更有动力去非洲开疆拓土。

公元1535年5月,志在必得的查理开启御驾亲征模式。他的庞大舰队拥有史无前例的398艘舰船和60000名海陆军士兵,其中有名将巴赞侯爵率领的西班牙分队、安德烈-多利亚领衔的热那亚分队,还包括教皇国、那不勒斯与西西里人的参战编队和距离最近的马耳他骑士团部队。来自邻国葡萄牙的贝雅公爵,也率领一支由31艘战舰组成的精锐盟军赶来助战。

相比之下,作为目的的突尼斯城新建港口,只有100艘奥斯曼人的加莱桨帆船和万名成分复杂的守军。他们手中不乏从法国、意大利和匈牙利进口的先进武器,却无法像欧洲正牌士兵那样运用自如。除了靠躲在堡垒工事内坚守待援,几乎没可能在大规模会战中挫败来犯之敌。

当年6月1日,帝国联军利用自己占压倒性的数量优势,开始蛮不讲理的正面强攻作业。身为舰队主力的西班牙-热那亚分队,首先攻击了在港口处布防的奥斯曼战船。尽管土耳其桨帆船与欧洲同行们的座驾如出一辙,还是在火力层面要寻色不色。因此,根本无法利用起港湾入口的狭窄空间,为自己获得暂时的兵力平衡。唯有靠硕大的铁链锁住航道,并用安装有法国大炮的拉古莱特城堡加固防御。

然而,随贝雅公爵加盟的葡萄牙人,却寄出了装有366门青铜舰炮的博塔弗戈号盖伦帆船。这艘当时的全球最强战舰,只依靠自身的重量便加速撞断了铁链。随后又和装有50门炮的西班牙大帆船圣安娜号联手,抵近轰击对方的炮兵阵地与坚固要塞。其他基督教战舰也趁机蜂拥而入,横扫了退守内港的战舰,并顺利将第一批陆战队送上非洲海岸。

面对如此强悍的火力侵袭,原本被寄予厚望的拉古莱特城堡很快就变成废墟。残存的奥斯曼守军纷纷从被动挨打的船上撤离,向着突尼斯主城方向奔逃。由于他们的迅速溃败,让海雷丁-巴巴罗萨亲自布局的防御也在瞬间就彻底崩溃。顺势控制那里的西班牙人却惊讶发现,许多溃败者来不及带走的炮弹上都铸有鸢尾花标志。显然,这些武器并不产自突尼斯或其国家,而就是来自欧洲本土的法兰西。

为了挽回颓势,更多土耳其火枪手与柏柏尔仆从军被分批派往港口,尽全力阻挡基督徒联军的登岸行动。但这意味着他们必须直面由阿尔巴公爵率领的万名西班牙-德意志部队。尽管在此前的匈牙利盆地多有交锋,阵营却从未在数量接近1:1的情况下接受相同考验。结果,配有大量枪炮、复合弓与奴仆的他们,还是没法在地势平坦的突尼斯海岸压制对手。特别是当枪矛林立的大方阵徐徐逼来,普遍缺乏近战部队掩护的土耳其人还是被迅速机退。

眼看守住自己的新基地无望,狡诈的巴巴罗萨率麾下数千名土耳其士兵开跑,退到基础更加稳固的阿尔及利亚待命。他当初奉苏丹之命打造的舰队,则基本都成为查理五世的战利品。后者志得意满的踏上非洲大地,将已经完全听命于自己的穆利-哈桑给重新扶上王位。作为对北非海盗的报复和震慑世界需要,还下令士兵在入城后大开杀戒,并因此造成30000人的死亡。但也有9000名被掳掠来的基督教奴隶重获自由。最后,还是因受不了炎热天气和大量尸体造成的恶臭,迅速带着堪比非洲征服者美誉返回欧洲。

由于征服突尼斯的巨大成就,查理五世在欧洲的声誉也达到历史顶点。但就和当时的许多胜利一样,占据港口的基督徒并不能顺利控制整条海岸,更无法干涉荒凉的内陆沙漠。因此,侥幸遁逃的巴巴罗萨等人,稍后又掀起了对南欧海岸的一系列大规模袭扰。这迫使皇帝在六年后再发动一场针对阿尔及利亚的远征作战,并因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而遭至惨败……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